汐澄

你闻起来,像是甜点。

人,总是要经历一些痛苦,才能长大吧。


玻璃球
美好而晶莹剔透,却又脆弱,短暂。宛如那些光鲜靓丽的人,华丽的外表下,捅破了,便是虚无,什么都没有。仿佛曾经的影子,也不存在一样,只是人们的梦。

宝石

她是现世的蒙娜丽莎,身着一层薄纱,神秘又美好,她的脸是雕刻到完美无瑕的陶瓷,手上是万里挑一的宝石,她对每个人的爱都不拒绝,她的名字是一块充满了诱惑的肉,与她交谈后你仿佛挤身走进了上流社会,她价格万千,时而平易近人,时而高贵傲人,嘿,看见了吗?那具上好的棺材里光鲜动人的就是她,她多么美好梦幻,可惜她已不再活泼。

奏乐的神明

神明是什么
没有人知道
大家说神明会带来希望
会带来食物
可没有人知道
其实神明也只是
一个普通人
他和村子里的人一样
也期盼着有人能拯救他
后来
他失望了
大家其实都一样
有人愿意当一个无私奉献的人呢?
他也不想
那怕他是神,也要饿肚子
于是在一个早晨
他挑拨着琴弦吟唱了一首曲
大家说那是神明
可神明却用一首曲
将这个世界都因在了一个小圈

一天的礼物

黄昏了
窗子是橘红的
母亲是血红的
烟雾里我看见她哭了
清晨了
房间是昏暗的
父亲是苍白的
灯光中我看见他笑了
夜晚了
地板是乌灰的
而我是肮脏的

*。٩(ˊωˋ*)و✧家里的两个新多肉小朋友。

爱丽丝不存在的梦

       她,好像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成为了爱丽丝。站在一片白玫瑰花从前,与穿着修女服却戴着倒十字架的修女一同刷着玫瑰,每一朵玫瑰上的血都来着不同人的头颅。那红色刺眼猩红,刺伤了她的眼睛,流下了纯洁的眼泪。她听见疯帽匠好像在怪叫什么,接着兔子那已经干枯的头颅按在她的头上成为了皇冠。
      恍然她又觉得觉得自己变成了红皇后坐在高高的椅子上狂妄的笑着,将刀举起砍下那美丽的脸庞,鲜艳的血液喷发出来,落地成为了一朵朵美丽的花。
       突然,她醒了,她发现童话是不存在,她不是什么进入了仙镜的奇妙女孩,只是一个因追逐兔子掉入洞的倒霉熊孩子。
     

鸟与鱼

飞鸟与鱼是两个极端,飞鸟领略过浩瀚的蓝天、美丽的大千世界。却从未见过海里的风景。与深知海底的五彩斑斓,却也只能抬头望向天空。但是如果两个极端相遇了,那样的结局会是什么样的呢?那一定是既悲惨又美丽的结局。
‌飞鸟与鱼相遇了,飞鸟停些在海边的栏杆上。还看到了徘徊在浅海的鱼,“鱼,你为什么在这里徘徊,难道海底的风景不令你欢快?”“.........可我渴望太空,渴望打落在翅膀上的阳光。”
‌鸟惊讶于鱼的想法,又马上释然,“那么让我来介绍吧 。”
‌之后鸟与鱼的友谊开始了,但是我知道结局总是不可能完美的,毕竟现实不是童话故事。
‌能喂鱼介绍浩瀚的蓝天。鱼喂鸟介绍深海里风景, 美好的记忆,总会结束。就像小美人鱼消失时的泡沫一般。梦幻,但是虚无。
‌冬天到了,鸟与鱼要分别了,那时它们已经互相爱上对方了,它们互相约定下一个春天要继续一起。
‌鱼在厚实晶莹的冰块下望向太空,“阿,鱼啊。”
‌南方的鸟也望向海面,“阿,我亲爱的鱼啊。”身边却突然响起动听婉转的声音,“我们去看海吧。”
‌..............................................................
‌下一个春天,如愿以偿的到了,鱼跃出水面,“鸟!鸟!”它大声呼唤着鸟,却迟迟不见。
‌它大概知道了,鸟是不会回来了。
‌可它放不下,于是一次一次的等待。
‌“鸟,你在哪里?”它费劲了力气,一跃上了海岸,半睁眼,“阿,我到了陆地啊。”
‌鱼死了,但是到陆地了。
‌那鸟呢,我想读者您会这样问。
‌那么我来回答吧,它回不来了,它留在了南方,鸟不是要在天空中的嘛,鱼又怎能留住它,只有明天晚上鸟留下的泪水能证明鱼在它心中的目的。

‌法斯合住了书,摸摸头发,对一旁的安库特说,“安库特,这个故事太惨了吧,鸟明明不是爱鱼吗?为什么要离开呢?鱼可是为了它而死呢!”
‌“笨蛋,没读懂吧。再好好看看吧。”
‌“嘛,可爱的安库特告告我嘛,好不好?”说着将手放到安裤特身上,安库特提前躲开,
‌“好吧,笨蛋好好听啊,鱼和鸟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阿,为什么,反驳!反驳!”
‌“反驳无效!。。。不,笨蛋你不会懂的,鸟的心情”说着把手放到法斯的头上,可手却像空气一样透了过去,
‌“笨蛋,鸟是爱鱼的啊,我是爱。。。”

‌“阿,安库特!”法斯醒了过来,觉得头重了很多,反应出来想找安库特,却也同时反应过来,冬天已经过了,安库特也已经过去了。
‌“阿,睡的不错,看来时间过来很久,但是做了关于安库特的萌也不错,”法斯摸摸脑袋,抱着膝盖坐着。
‌然后发现了,那个白色头发,熟悉的身影。
‌“安库特!”
‌美好的故事会结束,但是也不会 结束。

“离别前请再深深的吻我一次,
在这令人悲伤的仲夏。”